相片裡的故事-最後一片葉子

冬日、霧裡,鏡頭捕捉到樹上最後一片葉子,瞬間想起歐亨利的經典短篇,那是一個記在心裡很久很久的故事。

 

 

歐亨利 <最後一片葉子>

 

美國紐約市華盛頓廣場的西邊,有一片住宅區,叫作格林威治村。那裡的街道,彎曲交錯像迷魂陣。陌生人到了那裡,常常會迷路。許多生活窮困的畫家,都喜歡在那裡聚居,一來是房租便宜,二來是容易躲債。因為這個緣故,這一片住宅區就成為一個畫家村。   有一年冬天,這畫家村忽然鬧起流行性的肺炎。   這種可怕的流行病,來勢洶洶,而且久久停留不去。許多居民都病倒了。

體弱的人,熬不過去,一個接一個的送了命。 喬喬和蘇蘇都是女畫家。她們兩個,合租一座磚造樓房的頂樓做畫室。 喬喬體質很弱,偏偏也染上肺炎,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蘇蘇盡心照料,一刻也不敢離開喬喬的身邊,害怕肺炎會奪走喬喬的性命。 有一天,醫生悄悄對蘇蘇說:「你的同伴病情險惡,怕會熬不過去。能不能過關,現在就全靠她自己了。如果她夠堅強,相信自己不會死,還想好好活下去,那麼,也許會出現奇蹟。」 蘇蘇正在替一家雜誌社畫插畫。她因為喬喬需要有人照顧,所以就把畫具搬到喬喬床邊,在那裡趕畫插畫。 蘇蘇的插畫裡,還需要畫上一個礦工,她已經想好了,這個礦工可以找住在樓下的老畫家當模特兒。 老畫家的名字叫伯曼,長了一臉神氣的鬍子。他的生活也是窮困潦倒,一直想畫一幅傑作,卻始終找不到適當的題材。 躺在床上的喬喬,身子已經很虛弱。她眼睛睜的大大的,望著窗外鄰家磚牆上一棵老樹,有氣無力的念著:「十二、十一、十、九。」過了一會兒,又說:「八、七、六、五。」 蘇蘇問她這是怎麼回事。 她說:「樹上的葉子快掉光了,現在只剩五片。我活得很累了,最後一片葉子掉落以後,我也要走了。」 蘇蘇說:「不要胡思亂想,你一定會好起來的。葉子是葉子,你是你。快閉上眼睛休息休息,讓我把插畫趕完,拿了稿費,好給你多買幾隻雞補補身子。」 喬喬確實也累了,就閉上眼睛,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蘇蘇走到窗邊,看那樹上的葉子果然只剩五片,在冷風中抖抖索索的,眼看就要隨風飄去。 蘇蘇要開始畫一個老礦工了,就下樓去找老畫家伯曼。兩個人談起喬喬的病情。 伯曼說:「喬喬是個好女孩,一定不會被肺炎打倒。你們兩個實在太可憐了。等著吧,哪一天我畫出我的那幅傑作,成了名畫家,也有了錢,我們就搬出去。我要讓你們在像樣的房子裡安心的畫畫兒。」 蘇蘇說:「喬喬的神情很嚇人,我真怕她過不了這一關。她相信對面牆上老樹的葉子落盡以後,她就會離開人間。」 伯曼說:「胡說,別信她的。好了,你不是要我當模特兒嗎?我們還是上樓去畫畫兒吧!」 伯曼和蘇蘇到了樓上,看著對面牆上老樹的五片葉子,正在那裡跟風雨掙扎。外面風那麼強勁,雨又那麼大,五片葉子一定捱不過今夜。 兩個人心裡都很驚恐。 伯曼坐在那裡當模特兒,神情嚴肅,一語不發,像是正在下一個重大的決定。 不久,他雙眼迥迥有光,臉上煥發出一種說不出來的光彩。蘇蘇注意到柏曼這種少見的丰采,心裡也很驚異。 第二天早上,病床上的喬喬醒了,要蘇蘇拉開窗帘,好讓他看看樹上葉子。窗帘拉開以後,兩個人同時看到,葉子經過一夜風雨的吹打,並沒有全部掉光。樹上還有最後一片葉子,仍然牢牢的抓住枝條不放。 蘇蘇鬆了一口氣。 喬喬卻說:「這最後一片葉子,一定熬不過今夜!明天,它走了,我也走。從此以後,一了百了,我再也沒有什麼好牽掛的了。」 聽到這樣的話,蘇蘇心都碎了。 又是一夜的淒風苦雨。 從病床上醒來得喬喬,又叫蘇蘇替她拉開窗帘。 心驚膽戰的蘇蘇,拉開了窗帘。 那最後一片葉子,仍然牢牢抓住老樹的枝條,堅強的活著。 蘇蘇發出一聲歡呼。喬喬也看呆了。 喬喬臉上開始有了生氣,渾身煥發著一種活力。 她說:「我就像那最後一片葉子,是風雨打不倒的。」 又說:「蘇蘇,這幾天一定把你累壞了。我真不應該。我是一個壞女孩,把你害得好慘。快把鏡子拿給我,我也該好好梳洗梳洗了。相信我,我會好好兒活下去。病好了,我還要到義大利去畫風景畫吶!」 蘇蘇為喬喬燉了雞湯。喬喬一直讚美雞湯味道很好。兩個好朋友高高興興的過了一天,平平安安的度過了一夜。 第二天早晨,到樓下走了一趟的蘇蘇上樓來了。她對喬喬說:「我帶來一個不幸的消息。樓下老畫家伯曼走了。」 「他得的是急性肺炎,是在醫院裡去世的。我剛才下樓的時候,房東正叫人把伯曼的破爛家具搬走,準備把房間租給別人。失去這個好人,大家都很難過。」 軟心腸的喬喬,聽到伯曼去世的消息,雙眼閃耀著淚光。蘇蘇說:「老樹只剩五片葉子的那天晚上,我把你的事情告訴了伯曼。第二天早上,管理員就發現後院一片混亂,地上又是放倒的梯子,又是調色盤,又是油畫刷子,還有一盞被吹熄的油燈。伯曼渾身溼透,手腳冰涼的躺在床上呻吟。大家都不知道,他在狂風驟雨的深夜出去做什麼。但是我知道,你也應該知道。他在最後一片葉子掉落以後,為了你,冒著大風雨出門,爬上高高的梯子,在磚牆上畫了那一片永不掉落的葉子!你還記得吧,他一直想畫一幅傑作,現在真的完成了。只是誰也想不到,這幅傑作卻是畫在鄰家的磚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