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戶外 與自然做朋友吧!

[蔡桉浩]人類生活歷程的演變自從脫離了採集、漁獵的生活模式後,隨著工商活動的發展逐漸將自己囿限於人工構築的水泥都市叢林中,生活連結也和供養我們的自然環境漸行漸遠,甚至視自然野地為充滿危險的畏途。幸好近年來生態旅遊風氣盛行,也慢慢導正了人們視野地為畏途的觀念;重新引領我們走出戶外,進入自然環境體驗和大地親密互動的經驗,享受自然帶給我們的美好感受。

台灣雖是蕞爾小島;但因地理位置與生態環境跨亞熱帶與熱帶,再加上複雜多變的地形,因此擁有豐富又多樣的棲地與生態系,絕對值得我們走入野地一探台灣自然堂奧。就讓我藉此篇幅介紹幾個台灣終年可參與的經常性生態活動,我們一起來走入台灣的自然野地裡吧。

每年隨著季節的更迭,位處環太平洋島鏈中心位置的台灣總有成千上萬的候鳥造訪或路過台灣作客。首先,每年九、十月「赤腹鷹」和「灰面鷲」率先乘著第一波南下的冷鋒過境台灣,在南台灣的恆春半島掀起賞鷹的熱潮,初秋走一趟恆春半島和遠道而來的猛禽說:「Hello!」,感受「落鷹」&「起鷹」的鷹揚之美吧!或者隔年三、四月時,在八卦山、大肚山台地上給北返繁殖的同一群嬌客誠摯的祝福,期待來年寶島再重逢。

送走了短暫過境的「國慶鳥」(灰面鷲因渡冬遷徙時間點的巧合,在台灣博得「國慶鳥」的別稱),緊接著大批的候鳥也一波波地遠離了繁殖的北方寒冷故鄉,來到台灣的海岸、河口、溼地等環境作客,這次牠們選擇以台灣為渡冬的第二故鄉。

有了這些遠道而來的北方嬌客,充實了台灣賞鳥活動的豐富度。其中又以落腳西南海岸曾文溪口附近溼地,名列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紅皮書中的瀕臨絕種鳥類──「黑面琵鷺」最引人注目。幸運的我們,有整整好幾個月的時間,可以觀察牠們從千里跋涉後風塵僕僕的模樣,到接受台灣溼地豐盛款待後,轉為全身綴滿華羽(繁殖羽)又精神奕奕地準備北返繁殖的最佳狀態。每年大批候鳥依約造訪台灣時,在全台總有許多各地的鳥友不吝和一般民眾分享「飛羽之美」的體驗,就等你走出戶外熱情參與喔!

若身著迷彩服,帶著望眼鏡欣賞鳥類的活動若不適合你;那麼讓我們換個活動吧!

自許為海島國家的台灣,擁有豐富的海洋自然資源,但由於長期的海岸管制封鎖政策,造成大部分的人與台灣四週的海洋有著一層莫名的隔離感。近年來,隨著海岸管制的解除,有一種新興的戶外休閒活動正方興未艾,那就是台灣東部的海上賞鯨豚活動,下次暢遊東台灣讚嘆海天一色的天然景色或鬼斧神工的峽谷地景時,考慮一下,也到花蓮石梯坪搭上賞鯨船和與人類系出同源的海中哺乳類朋友們來場不期而遇的邂逅吧!

川劇中有神奇的「變臉」戲法,但是你知道嗎?在春天,全省的礁岩海岸潮間帶上,大自然也用神奇的生態魔法把平時灰黑無奇的海岸渲染成一片碧綠,宛如在黝黑的礁岩上舖上了一層翠綠地毯;原來,這是由於春天的到來,促使海洋中的綠藻植物──石蓴大量繁殖生長所形成的生態現象。而這礁岩「變臉秀」每年三、四月定期在台灣有礁岩的海岸上演,其中以北海岸至東北角海岸間最具規模也最容易觀察,而新北市石門區的老梅石槽海岸更是喜好攝影者獵景、朝聖的首選之地。

談到春天,你想到了什麼?沒錯,就是花!形形色色、五彩繽紛的花。不過,到哪裡賞花呢?在位居亞熱帶氣候的台灣,若要賞雪,你會想到在隆冬強烈冷氣團襲台之際驅車上合歡山賞雪;但你有過到海拔3000公尺的合歡山區觀賞高山花卉的經驗嗎?

台灣是個島嶼國家,而且還是個擁有兩百多座3000公尺高山的「高山之島」,由於海拔梯度的緣故,高山的春天要遲至冬雪完全消融後的五月,氣溫才開始回暖,而此時從寒冬中甦醒的高山花草也充分把握短暫的生長契機,紛紛綻放繽紛又艷麗的花朵把合歡山區妝點的猶如上帝的花園。不論是合歡東峰上花團錦簇的玉山杜鵑或是如野火燎原般的北峰高山杜鵑均有著數大之美的氣勢。

隨著氣溫的升高,在平地已是暑意漸盛的六~九月間,白的、紅的、藍的、黃的…各種猶如彩色精靈般的高山花草緊接杜鵑花之後,接棒在高山岩坡、劍竹草原及冷杉森林內繼續吶喊春天,款待蟄伏已久的高山雀鳥與昆蟲。想逃離都會的逼人暑氣又能親近自然拈花惹草嗎?夏日裡上合歡山是個不錯的選項喔!

古語有云:仁者樂山,智者樂水。現代人雖然未必人人企求從自然環境中獲得大智慧;但確實可以經由走出戶外從事健行或相關休閒活動,進而獲得都會生活中累積壓力的舒緩與慰藉;更積極者,甚至可尋得再出發的工作動能。

至於如何才能悠遊於自然環境中呢?其實很簡單,事先的準備及盡量屏除講究都會便利的習性,懷抱重新認識自然和自然做朋友的心情就夠了。那麼,即使是令現代人感到頗為不便的下雨天,也會有令人驚豔的自然景觀,別忘了:雨後就會有彩虹,走出戶外吧!朋友們。原始文章